刘邦的另一面,刘邦为何独独对萧何最放心

古罗马人对洗澡有特殊的嗜好,在很早以前,古罗马人就建了许多极其考究的大型浴场,将沐浴温泉作为养生与享受的一种方式。浴场在古代罗马不仅是保持个
人卫生的洗浴场所,还是一个具备休闲、社会活动、交际等多重功能的公共场所,卡拉卡拉浴场位于罗马城的南部,是古罗马时期城内规模最大的浴场之一。是一个
由不同功用的建筑组合而成的建筑群,是反映古罗马建筑最高成就的代表之一。
古罗马的公共浴场是当时建筑中功能、结构和施工技术最复杂的一种建筑群。浴场容纳人数很多,也像剧场那样是供民众使用的,发挥着民众俱乐部的作用。
入浴时的雕像这种浴场在共和国后期开始出现,最初可能是从城市或神庙附近公用的某种温泉浴池转化而来,只有一两个较大的热水浴池;由于要经得住水汽侵蚀,因此一开始便采用砖石结构,以圆形为主,屋顶也多用穹隆圆顶。
到了帝国初期,浴场规模发展得庞大而复杂,大型的皇室浴场增设图书馆、演讲厅和商店等,还有很大的交谊厅和运动场所。建筑一律用砖石、水泥和拱顶等物建成,中央大厅宽敞明亮。罗马建筑追求空间效果和华美装饰的特色与多样化的用途,配合得可谓完美无缺。
公元2世纪初,叙利亚建筑师阿波罗多洛斯设计的图拉真浴场确定了皇家浴场的基本形式:主体建筑物为长方形,完全对称,从轴线上是热水厅、温水厅和冷水
厅;两侧各有入口、更衣室、按摩室、涂橄榄油和擦肥皂室、蒸汗室等;各厅室按健身、沐浴的一定顺序排列;锅炉间、储藏室和奴隶用房在地下;浴场地下和墙体
内、拱顶内设有管道通热气和烟以取暖。
以后各代修建的卡拉卡拉浴场、戴克里先浴场和君士坦丁浴场,均大体仿此建造。这几个浴场的主体
建筑都很宏大,其中卡拉卡拉浴场是罗马帝国时期遗留下来保存最完好的浴场,也是同类建筑中规模最大、设备最完善、结构最先进的浴场。浴场长216米,宽
122米,可容纳1600多人;戴克里先浴场长240米,宽148米,最多可容3000千人。它们的温水厅面积最大,用三个十字拱覆盖,是古罗马结构技术
成就的代表作之一。在各种类型拱券覆盖下的厅堂,形成室内空间的序列,它们的大小、高低、形状、明暗、开合都富有变化,对以后欧洲古典主义建筑有很大影
响。卡拉卡拉浴场以其规模、技术、工艺赢得了罗马建筑史上里程碑式建筑的地位。
浴场的主体建筑物后面是体育场,其余三面是花园,再外面其四周都有建筑物,整个浴场占地面积很大。戴克里先浴场面积达11公顷之多。公元4世纪时,罗马城共有大型浴场11个,中小型浴室800多个。
安东尼浴场帝国灭亡后,皇家办的大浴场多数遭到破坏。只有卡拉卡拉、君土坦丁、戴克里先等少数浴场幸存下来。16世纪,戴克里先浴场高大的温水厅,被改
为天主教堂,保存至今;它东侧的几个厅堂现为博物馆,西侧的两个圆厅亦成为教堂,还留存一些半圆龛和墙垣。虽说这个大浴场如今已面目全非,然而人们在此驻
足仍不难想象出它昔日的壮丽和辉煌。

唐朝有个叫章碣的人,写过一首很有名的诗,叫《焚书坑》,诗曰:”竹帛烟销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就是因为这”刘项原来不读书”,成了不读书才能干大事,或是读书人干不成大事的有力论据。

刘邦手下有很多大臣,这些开国功臣,有的是六国旧部,有的是以前在一起闹革命的穷哥们,还有的曾是刘邦早年的上司。刘邦杀韩信、屠彭越、斩英布,连那个足智多谋的张良也退避三舍,居然装神弄鬼,搞起了隐居。倒是有一个安安稳稳地做起了大汉丞相。此人是谁,就是萧何。

刘邦与项羽到底读没读过书,到底是读了多少书,他们的文化程度如何,所学专业是什么,这些全得专门考证,但是有一点,这两个人的诗全写得不错。项羽的《垓下歌》是妇孺皆知的,这咱先不说它,这里单说一说汉高祖刘邦的诗。目前能确认的,刘邦的诗也就是两首,一首是着名的《大风歌》,这是大家很熟悉的了;还有一首知道的人就不多了,那就是他的《鸿鹄歌》。

萧何这个人早年是刘邦的上司,刘邦在泗水亭做亭长的时候,萧何就是县里的秘书,而且因为精通法律,是县令的好帮手。那个时候大家都看不起无赖出身的刘邦,只有萧何对刘邦好些。秦始皇三十五年,亭长刘邦去首都咸阳服徭役一年。有所交际往来沛县属吏纷纷前来送行,按照惯例,大家都以铜钱三百封一红包赠送,刘邦打开萧何的红包,里面却整整齐齐地装了五百铜钱。人送三百钱,已经是与工资匹敌的重礼,萧何是上司,破例送五百,是特别地有所表示。这件事,刘邦终身未曾忘却的,后来打下天下论功行赏时,他特别为萧何增加二千户的封邑,明言就是为了报答这二百钱,颇有些点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侠风。

汉高帝十二年,刘邦攻打黥布,黥布败走,刘邦对手下人说:”你们哥们儿几个去追吧。到了俺老家了,我得回家看看。”就回了老家沛。这老刘家的老三,大伙是全知道的,当年是个小亭长。可是现在我刘老三回来了!我高祖还乡了。排场自然是要讲了,吃、喝、玩、乐。喝得高兴时,高祖就在酒桌上即兴唱起来了,歌曰:”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现在能看到的就只是这么三句。我国的古诗极少有三句的,从《诗经》起诗就讲究双数,就这首出了单。多数人对这诗没有怀疑,喝多了点,就忘了是单是双了,这也可能。但是,我总是觉得,”安得猛士兮”前面,还应该有个什么兮什么。因为看这诗写得这么好,不像是醉得不行了,不至于乱来。是不是当时用的竹简丢了一根–这只是猜测,没有证据。

刘邦后来成为大汉天子,为何对萧何一直没有动粗:

光只这三句,就已经足够好了。唱得来劲时,高祖”令儿皆和习之。高祖乃起舞,慷慨伤怀,泣数行下”。你看,作词、作曲、演唱、舞蹈全是一个人。特投入,都哭了。那个意气风发,那个踌躇满志、囊括四海、笑傲群雄的襟怀表现得淋漓尽致。正是因为这样,这首诗才流传到了现在。

其一,君子之交淡如水,刘邦一直没有走近萧何,两个人不像刘邦和樊哙周勃卢绾等,关系特别近。刘邦与萧何的家庭教育不同,品味性情迥异,二人之间,私下没有杯酒交接之欢,即使有事同席共饮,彼此间也是有礼有节。他们之间始终保持有一定的距离,互相欣赏,互相戒备,也互相协作。他们彼此欣赏对方所有而自己没有的长处,他们彼此对对方的毛病看得清楚,也不以为然,他们之间,都感觉得到互补的需要。刘邦和萧何之间的交往关系,是对等的士人之间的礼尚往来,颇有一点淡淡如水的明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