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法门寺秘色瓷碗釉色与装饰说起,乐山大佛大像阁毁于明代

发布时间: 2013/11/5 9:33:01 被阅览数: 次
“我们本来是去天马山爬山游玩,却不料发现一条壕沟,很有可能是‘战壕’!”昨日,记者在浏阳一个QQ群里发现了一条这样的信息,立即赶到现场,发现浏阳天马山上确实有这样一条壕沟。当地老人回忆,在抗日战争时期,天马山上确实曾经挖过战壕,这是抗战战壕。对于天马山上的这条壕沟的确切“身份”,浏阳文史专家表示还须进一步考证。如果你有相关线索或有具备参考价值的史料证实这条战壕的“身份”,请拨打96333联系我们。
现场靠近山顶处藏着两条战壕
天马山位于浏阳城南部,扼浏阳南区(文家市、大瑶、金刚、澄潭江)等乡镇进入浏阳城道路的咽喉。目前,随着锻炼的人越来越多,浏阳正在山上修游道,方便市民。
位于天马山东侧的战壕是浏阳市民陆志的战友首先发现的。他说,前几日他和几个老战友来爬山。一战友无意间看到一条壕沟,“凭大家当过兵的经验,这应该是一条‘战壕’。”陆志说,当时大家都感到很惊讶。昨日,记者在接近天马山的顶部见到了这条战壕。战壕上面宽约1米,下面宽约0.8米,深在0.8米至1米之间,其构造与现在岳麓山上存在的战壕差不多。只是战壕两边树木杂草丛生。如果不细心,很难发现杂草下面就是战壕。随后,记者在靠近山顶西侧,同样发现一条战壕。
说法战壕为抗日战争时期所挖
这两条战壕何时建成,为何而建?浏阳文史专家潘信在查阅资料之后表示,史料上没有任何记载,他不便随便下结论。浏阳市文物局文物保护科负责人任新民则推断,战壕不太可能是清朝及以前修的,不然会有记载。他佐证,清咸丰年间,蕉溪乡蕉溪岭上就有战壕,谭继升(谭继洵的哥哥、谭嗣同的伯父)在这里防守,而这些都记载在浏阳县志里。
听闻天马山上有战壕,浏阳市唐洲社区老居民、80岁的唐国屏很是激动。唐老回忆,日军侵犯长沙时,当时省里下通知要各个县挖战壕。虽然那时候还不到10岁,但他清楚地记得父亲去挖过战壕,就在离家不远的天马山,因为在山顶上可以看到南乡和城区的情况,如果日军来了,可以及时向相关部门汇报。“每家每户都要派人去修。”唐国屏说,天马山上的战壕不止两条,长的有300多米。小时候,他常常上山打毛栗,能看到这些战壕。只是现在树木长高了,上山的人少了,这些战壕鲜有人知道。
历史浏阳城区附近不仅有战壕还有碉堡
唐国屏说,以前浏阳城及附近不仅有战壕,还有碉堡。“只是新中国成立后不久,碉堡就被挖掉了。”他的说法得到专家的证实。任新民表示,历史上,浏阳共有大小碉堡100多处,并且蕉溪岭上如今还有。
任新民表示,天马山上有无碉堡需要进一步查看。可以根据留下的地基、青砖等情况进行判断。不过,他也赞同唐老的说法,天马山上的战壕确实为抗战时期修建。“战壕是抗战遗迹,是抗日战争的一种见证,可以作为游道上的景点开发。”任新民建议。
相关资料表明,目前长沙只有两个地方还保留有抗日战争时期留下来的战壕,一个在岳麓山上,一个在长沙县影珠山上。如果此次天马山上发现的这条战壕为真,则为目前长沙发现的第三处抗战战壕。通讯员梁露记者刘军实习生王艳明
来源:长沙晚报 编辑:秋痕

发布时间: 2013/11/3 10:46:39 被阅览数: 次
中新网乐山10月31日电记者31日从乐山大佛考古调查成果发布会上获悉,乐山大佛大像阁最后一次被毁的时代应在明代,这为乐山大佛佛前建筑的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实物佐证,对于研究和复原唐代大像阁具有重要意义。
2013年是世界文化遗产—乐山大佛开凿1300周年。为达到更好保护和利用,全方位摸清文物资源,挖掘其价值的深度和广度,今年6月至9月,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组织考古、古建、石窟等方面的专业人员运用先进的科技手段对乐山大佛及其周边区域进行广泛的考古调查。
乐山大佛佛前建筑,特别是大像阁的存在与否及其年代问题一直是困扰学术界的一大难题。本次考古对乐山大佛脚下的礼佛台遗存进行了清理,共清理柱洞50个左右,柱洞主要分布在大佛两脚之间和两脚的外侧,柱洞内包含有大量明代的瓦片、瓦当、琉璃瓦等物,说明其最后一次被毁的时代应在明代。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唐飞在发布会上做了《大像阁遗址调查报告》。经过对大佛建筑遗址的系统调查科研究,大像阁屋檐7层,内13层,无楼板,柱间设转角楼道平台。报告还提出对大像阁初步复原依据及成果。
据了解,本次考古还首次系统对三龟九顶城进行调查和勘探。
乐山在宋代为嘉定府,三龟九顶城为嘉定府境内两座山城。在长达40年之久的宋元嘉定之战中,三龟九顶城起到了军事要隘的作用。1279年嘉定降元之后,该山城渐渐淹没,史册绝少记载。
通过全面的考古调查和勘探表明,三龟九顶城是由三龟城、九顶城和乌尤城三座城组成,各城均由城墙、马面、炮台等部分组成,城墙基本上沿山势修建,对于全面认识南宋时期的山城的形制和文化内涵提供了重要依据。
针对宋元三龟九顶城之战与大像阁毁塌的关系,考古研究员表示,历史上有这样一个说法,宋元战争可能是大像阁毁灭的原因之一,但从考古方面还没有看到明确的证据证明宋元战争与大像阁有直接的联系,下一步还需要做大量工作,特别是对乐山大佛本体以及周边做考古发掘。
同时,本次考古首次系统性的对本区域的崖墓进行调查,共调查1000余座崖墓,其中新发现400余座,画像雕刻墓葬120座,其中新发现60余座。首次系统对乐山大佛周边区域的摩崖造像群进行全面调查和勘绘,共计调查佛龛213个。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告诉记者,这是第一次在乐山大佛景区文化保护范围类进行全面的、多方位的遗址考古调查,基本上弄清了乐山大佛遗产范围文物的分布状况,并发现了一批新的文物资源,这对进一步制定文物保护规划和景区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科学依据,取得重要成果。
来源:中国新闻网 编辑:秋痕

君子好色——从法门寺秘色瓷碗釉色与装饰说起
发布时间:2017-06-09文章出处:“源流运动 ”公众微信号作者:丁雨点击率:
图片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