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罗马帝国为何灭亡,洛阳北魏大墓疑似帝陵出土一东罗马帝国金币

文章出自看历史

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日前完成了衡山路北魏大墓的抢救性考古发掘工作,根据墓葬形制和规模,推断这座大墓为帝陵级别,并初步推测其墓主人为北魏节闵帝元恭。

中国改革应该如何把握节奏?

罗马帝国政府用越来越少的金银,铸造出越来越多的货币,钱自然也就越来越不值钱,各种与货币有关的投机活动也层出不穷。工资不稳,物价飞涨,罗马帝国与外界的商业联系几乎被割断,国内的商品交换几乎退回到以物易物的状态,商人纷纷回到农村老家,城市一片萧条,到了这个份上,帝国离崩溃就不远了。

这是一座斜坡墓道单室砖室壁画墓,由墓道、前甬道、后甬道和墓室4部分组成。发掘情况表明,该墓历史上经历过官方的破坏性盗掘,连一些墓砖都被取走,出土遗物较少且均已残损。墓中出土了一枚拜占庭帝国时期阿纳斯塔修斯一世金币,其铸造时间为公元491—518年,表明墓葬年代不早于北魏迁都洛阳以前。

对此,日本著名政治家、“明治维新”的设计师兼工程师之一伊藤博文有过多次阐述,不乏振聋发聩之处。

这两天闲着没事,发发思古之幽情,翻开《罗马帝国衰亡史》,看爱德华·吉本用如椽巨笔书写罗马的光荣,又为帝国的衰亡深深反思,浅斟低唱。说起罗马帝国的衰败,人们常常归结于皇帝的穷兵黩武、四处征战;贵族的穷奢极欲、腐化堕落;甚至是商人的哄抬物价、扰乱市场。这些固然渐渐销蚀了古罗马的光荣,使它难免灭亡的命运,但古罗马帝国衰落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因——通货膨胀,却少有人了解。其实,正是通货膨胀,使古罗马帝国坠入了崩溃的深渊。

这枚东罗马帝国金币光亮如新,显然是用于把玩而非流通。形制巨大的墓葬,所遭到的破坏性盗掘……种种迹象表明,墓主人非同寻常。但由于墓葬内未发现文字性文物,史料也没有关于此处有其他北魏帝陵的相关记载,墓主人身份的确定较为困难。

“中国又睡觉矣”

古罗马没有纸币,只使用金银币。公元前59年,恺撒担任古罗马执政官,公元前50年,恺撒开始发行金币“安瑞尔斯”,这种金币纯度很高,稳定的货币使罗马帝国商业繁荣,各行各业都得到了极大的发展。从公元前50年到公元后50年,罗马帝国的经济和军事都处在全盛状态,稳定的货币功不可没。

从目前考古资料看,此墓葬位于北魏帝陵区内,周围7公里范围内有孝文帝长陵、宣武帝景陵、孝庄帝静陵。考古人员推断,这座大墓极可能也是一座北魏帝陵。对比文献等种种资料,考古人员初步推测该墓主人为在位时间仅有两年的北魏节闵帝元恭。

1884年,朝鲜爆发“甲申政变”。日本支持的“开化党”,劫持国王,试图驱逐宗主国中国。应朝鲜政府之请率兵驻扎汉城的袁世凯等,果断出击,粉碎政变,令日本的阴谋难以得逞。

所有的帝国有钱了都想对外扩张,古罗马本是以“劫掠”起家的,当然更难例外。扩张就要打仗,于是,庞大的军费开支成为帝国政府的沉重负担;再加上新行省的管理需要行政开支,贵族还要花天酒地,大把花钱,而皇帝为了笼络民心,也常常要让他们吃两顿免费的午餐。政府开支越来越庞大,口袋越来越瘪。于是,帝国政府自然而然地走上了滥发货币的道路。

来源历史说

事后,日本遣伊藤博文前来天津,与李鸿章谈判中日条约。这是李鸿章与伊藤初次见面。

没有纸币,帝国政府当然也就不能靠印钱来滥发货币,但它有它的办法——降低金币和银币的成色。公元150年,罗马帝国货币含金量只相当于恺撒时代的千分之二,到了公元300年,则只剩六千万分之一了。帝国政府用越来越少的金银,铸造出越来越多的货币,钱自然也就越来越不值钱,在约同一时期,老百姓的口粮——小麦的价格整整上涨了两百倍。各种与货币有关的投机活动也层出不穷。工资不稳,物价飞涨,罗马帝国与外界的商业联系几乎被割断,国内的商品交换几乎退回到以物易物的状态,商人纷纷回到农村老家,城市一片萧条,到了这个份上,帝国离崩溃就不远了。

对于比自己年轻18岁的伊藤,李鸿章相当欣赏,在向中央提交的秘密报告指出:“伊藤久历欧美各洲,极力模仿,实有治国之才,专注通商睦邻、富国强兵之政,不欲轻言战事、吞并小邦。大约十年内外,日本富强,必有可观。”

罗马帝国毁于通货膨胀只是通货膨胀历史上的一幕,此后,一幕又一幕类似的剧目在历史舞台上演,其背后的原因都是政府出于支付庞大开支的初衷,难以克服滥发货币的诱惑,其结果也只有一个,如果恶性通胀不能避免,那就难免崩溃的命运。

根据10年后他们的回忆,在两人的谈话中,伊藤已经提出了中国改革需要渐进的看法:“中国地广人众,变革诸政应由渐而来。”

归国后,伊藤也对其国人分析了中国当时的改革。首先,他肯定中国的改革在短期内一定见效,“三年后中国必强”,但是,日本对“此事直可不必虑”。日本之所以不必担心中国,主要因为中国改革将遭到内部巨大的阻力,“中国以时文取文,以弓矢取武,所取非所用;稍为更变,则言官肆口参之”。

他安慰那些被中国的崛起态势、尤其是袁世凯在朝鲜的亮剑精神震惊的日本人,中国“虽此时外面于水陆军俱似整顿,以我看来,皆是空言。缘现当‘法事’(即中法在越南发生战争)甫定之后,似乎发奋有为,殊不知一二年后,则又因循苟安,诚如西洋人形容中国所说又‘睡觉’矣。”

至此,伊藤提出了其对中国改革的两个基本看法:一、中国必须改,但中国的改革内部压力大,动不动要“睡觉”;二、中国的国情,决定了中国的改革必须渐进。这两点,贯穿了他此后的一系列论说中。

基于如此判断,他认为,当下日本要韬光养晦,暂避中国的锋芒与锐气。“倘此时我与之战,是催其速强也。诸君不看中国自俄之役(即中俄围绕伊犁问题的冲突),始设电线;自法之役,始设海军”。只要避开中国的锋芒,“若平静一二年,言官必多参更变之事,谋国者又不敢举行矣。”即便是中国的那些改革派官员,“腹中经济,只有前数千年之书,据为治国要典。”

他认为,日本的对策,“此时只宜与之和好”“速节冗费,多建铁路,赶添海军”,发行钞票,“三五年后,我国官商皆可充裕,彼时看中国情形,再行办理……惟现实则不可妄动。”

此年年末,日本宣布实行内阁制,伊藤出任首届内阁总理大臣。两年后,到访长崎的中国北洋海军,与当地警民发生流血冲突,北洋海军有多人受伤,史称“长崎事件”。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